喜欢的cp大部分都是冷门,会转载些自己喜欢的也会写一些自己喜欢的。

第二章

试一把,评论超过九个,从选最多的一条写。超过20个我写两条。估计没什么人看,随便说说。欢迎打脸。

【心血来潮】

下了个APP,耍了帅,结果就是得自己写。
话痨索隆注意
索隆第一视角注意
依旧是惯常的短小不精悍
虽然CP比较冷,但我觉得喜欢的人还是很多的。一定要来交♂流思想。么么扎
以下正文:
    “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人了。”路飞这样对自己说,当然有经过个人思想的荼毒和改动。这些索隆死不承认,路飞让自己成为他的船员,就是成为他的人。两者之间并没有任何的波浪,可以直直的画上两个平行的直线。
    如此所见,索隆也理所当然觉得自己是特别的,起码对于这个由路飞领导起来的队伍来说,自己也是路飞无法舍弃的一员(比起别人稍微重要那么一点点的一员)。
  ...

【原创】论疾风龙的养成

       第四章    未知空间的探险

         路飞在男人的指点下,在一条都是树的路上七拐八拐,忽然之间树就没有了,只剩下一个全是土的空地。

  “到了。”男人指了指空地示意道

  “啊?这里?什么都没有...你是不是又在骗我?”边说话路飞边揪住男人的衣领,气势全开的举起自己的拳头。

  “英雄饶命!”男人立马讨饶,本来还想炫耀一下的男人立刻念起了咒语,空地上慢慢显现出来一个颇为复杂的...

【原创】论疾风龙的养成

第三章      寻找进行时

      洒满阳光的路上,飘荡着少年的笑声……

    路飞踩着他的草鞋迈着昂扬的步子踏上了寻找疾风龙的旅程。  

  走了好久还是没有找到正确的路的路飞有些困扰的挠了挠头:“啊~真头疼呐!怎么周围都是树啊,风之魔法家族的周围不可能有这么多树啊?”路飞闭上眼睛,好像在感受什么。过了片刻睁开眼,将头转向一个方向“好!决定了!风是从那边吹过来的,那就走这边吧~不过,肚子饿了”少年挠了挠头,略微有些苦恼的皱了一下眉...

【原创】论疾风龙的养成

首发百度贴吧,此版本为后期润化,改动较大。

因为本大爷没有银行卡所以被削掉吧主,心灰意冷,估计lof也没啥人看。娱乐自己。

欢迎捉虫。欢迎同好妹子勾搭。

内容短小不精悍,勿嫌弃。

以下正文:

第一章  过去与现在

索隆是一条龙这件事在他刚从娘胎里生下来的时候他就知道了。当然如果这事是他自己理解的话可能要花上两三百年。可惜造化弄人,正因为他是一只缺了眼的变种龙而被立于龙之顶端的父亲和追求完美的母亲给抛弃的缘故,索隆不得不在最短暂的时间内成长起来。

  不知是因果循环报应还是是地球净化,龙们在一个时间段内突然遭到了魔法师的大肆捕杀。就连昔日潇洒的金龙,疾如闪电的银...

#不知道会不会有后文的02#
再次醒来,看到的是明亮的阳光。风打着旋从窗外吹进来。我为与之前闭上眼截然不同的充满阳光的景象而产生了片刻的怔楞。
奇怪,我好像是死……了?但是感觉全身上下好像除了有点酸疼以外并没有别的感觉。比起之前痛到走不动路的状态来说,这一点酸疼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那么,问题来了——我是谁?我在哪?我从何而来?我将去向何方?
就在脑内剧场快要爆炸的时候,门外传来的脚步声打乱了我的思绪。权衡一下我果断决定装睡。考虑到平时的睡姿又考虑到我到底是不是我,权衡利弊我选择了一个比较普通的睡姿。右腿伸出被子左手抱着被子翻滚半个圈,背朝门口。
姿势刚摆好,门就被推开了。脚步声是有点重叠的想起,我推测...

#不知道会不会有后文的01#
腹部的伤口已经不怎么疼了,感觉四肢有点不受控制的僵硬了起来。
“不要藏了,金木,我都知道了。”
这样说着我尝了一口刚做好的咖啡。
“呀~自己试了一下才知道,咖啡也是蛮难做的。真难喝。”啊。手艺比起金木的差好远。我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将咖啡放在就近的桌子上。
金木还是呆呆的看着我,我突然有点想笑——大名鼎鼎的蜈蚣,果然还是我认识的那个金木啊!
我挪动一下几乎钉在原地的双脚,疼痛已经近乎麻痹。
一步一步的走过去,短短几步,漫长的可怕,我的内心活动倒是没有因为失血过多而停止,反而活跃的很。
我并不害怕金木会因为闻到血腥味而攻击我,看他现在一脸震惊的样子估计还没反应过来。近距离看,金木的赫...

想要送个粉红色的表白信怎么那么难!

手里的信纸几乎要被灼热的视线给烧穿,但是上面的字却只有“亲爱的船长大人”几个字堪堪作为开头,只不过没了后文。

索隆从很久以前就开始准备这封名为告白信的内容了。其实索隆真的不是那种追求浪漫的男人,而且对路飞来说,比起那种隔靴搔痒的小浪漫还是索隆直接多学几种姿势更让他更开心。

暗恋【原创】

在见到路飞的第一眼起我就已经被他灿烂的笑容给吸引了,回过神来就已经说出了“要是你阻止我成为世界第一大剑豪的话,你就切腹自尽吧。”这种完全连梦想都交到他手里的话。之前我不相信一见钟情这种鬼话,陪我的有这柄和一道文字就足够了。但是....好吧,现在我信了!


记得之后去邀请香吉士那个家伙进入船队时。我遇见了鹰眼,那个男人真是强的没话说。我可以感觉到对于我的挑战他连真正的剑气都没有提起来。这对我无疑是个侮辱,于是最后我扔掉了双手中断掉的剑,然后挺起胸膛对他说:“背后的伤痕是剑士的耻辱!”如愿以偿的得到了他的尊敬和胸前再也消失不了的伤疤。最后被两个跟在我身后的赏金猎人救...

© 荷香淡淡- | Powered by LOFTER